<b id="bjzvm"><s id="bjzvm"></s></b>

<u id="bjzvm"><ruby id="bjzvm"></ruby></u>
<u id="bjzvm"><ruby id="bjzvm"></ruby></u>

<u id="bjzvm"></u>

<b id="bjzvm"></b>

亞寵系列展
當前位置: 首頁 / 媒體中心 / 行業資訊

單成中:被某浪封號三次有什么可豪橫的? | 亞寵大咖101

大咖101

一個數字,濃縮一段人生;

我們共生寵物圈,共情使命感。

 

本期頭條人物:

北京中巖聯合經貿有限公司經理

apa亞寵會創始理事

單成中

 

這是一個我曾想買兇“殺”掉的人。

也曾是在一個晚宴上因為話多且語無倫次被我“趕”下臺的人。

不是我不尊重他,

我覺得他要的不是別人對他虛與委蛇的尊重,而是用最真實的方式與他相處。

或促膝長談,或插科打諢。

但你會覺得這個人隨時像被某種武器附體,

有時是飛刀,刷刷刷,等你接招;

有時是加特林,突突突,刀傷未愈,子彈來襲,遂放棄抵抗。

 

盡管如此,你一邊仰天長嘯“我為什么要跟他坐一桌?!”,一邊忍不住給他添酒,尤其是不在他射程范圍之內時,你會十分樂見他突突別人。

因為他說的,經常是你礙于面子不太好意思說出口的話。

好死不死,那天我在火力中心,他從開席就一直吐槽我策劃的一個活動,從口齒不太清晰,到口齒徹底不清晰,他都沒換話題。

 

起初我還十分委婉地跟他解釋、探討,在他密集地炮轟之下,我徹底崩潰。

于是,我突然面朝他身邊添酒的那人,問:現在“殺”一個人需要多少錢?

那人十分誠懇地回答:“殺”他不僅不要錢,人家還會倒給你錢。

嗯,就是這樣,想“干掉”他的人應該挺多的。

眾籌一下,估計我的確能賺錢。

這人就是江湖人稱“砸場王”的單成中。

 

那天回酒店后,我一個人坐在沙發上想了很久,最終我對自己說:

第一,雖然他表達凌亂,但核心觀點是正確的;

第二,活動的確沒有達到我的預期,我接受了客套的贊美,為何不能接受真實的批判?

第三,很多時候,我們在乎的不是別人的觀點,而是自己的面子;

第四,能夠當面吐槽你的,一定是有過期待的,他“奪筍”是因為失望,而非“筍多”。

 

老單是寵物行業特別另類的一個存在。

你說他是生意人吧,他憤青起來大有“視金錢為糞土”的氣節;

你說他是文人騷客吧,他跟你砍價時的一通操作,唯有“騷”貼切。

他是一個不“裝”的人,不是不會,是懶。

或許,在他的人生字典里,快意恩仇比運籌帷幄的成本低;讓一部分人生厭要比讓所有人喜歡,來得輕松。

但這并不代表他活得逍遙,他沉重起來會讓人覺得“第三次世界大戰不爆發”都對不起他發的朋友圈。

我常想:這樣的“叛逆者”存在寵物圈有些屈才了,可究竟哪里才是配得上他的戰場?

 

我至今未想明白,自己為何在被他攔腰斬了預算、吐槽得很傷自尊后,還能對他心懷一絲敬意。

或許是他被某浪封號過3次的壯舉,在此不能多表,老單說:若據實以報,我怕你們也被封號。

所以,我從心底里覺得他是一個戰士。

敢說刺耳的話;敢往平靜的湖面丟石子兒,

那些犀利的話,不是為了嘩眾取寵,若非要說“取悅”,他想取悅的只是自己想守住的真心;

那些棱角分明的石子兒,不是他在迎合風景的漣漪,更多的是孤獨的水花。

 

或許是我偏愛他的文字。

他敢用腥膻艷俗的詞,而我不是不認識那些字兒,只是我更在乎我的“面子”。

 

 

“經銷商和廠家合作,如同男女關系。你如果選不上原配,選二婚也沒問題,不幸的是選了小三,最倒霉的是選擇了妓女。選擇原配,肯定有深入的溝通,有感情基礎;選擇二婚,他會珍惜你的存在,如果你的確優秀,更會死心塌地;選擇小三一定會有折騰,駕馭起來也費精力,而且很難長久;選擇了妓女你一定會倒霉,她除了想你的錢,不會有更多的投入,就是搞點感情出來,也是為了更好地騙你,如果你岀了問題,她立馬換人,不會有一絲憐惜。不要貪圖華麗麗的外表,贊美聲中往往是挖坑的前奏(請勿自我對照,如有雷同,純屬巧合)”。

單總經典語錄

 

這是我認為老單公開發表過的,最經典的一段。

很多人是“嘖嘖嘖”地讀完,然后一邊笑罵“這個不正經的老單”,然后情不自禁地點了個贊。

 

跳開行業,放之四海,人人都想講真話,用真面目示人,守住一顆屬于自己的真心;

但人人都懼怕一個“真”字產生的蝴蝶效應,是我們無法承擔的。

老單好像不怕,他似乎更想做一個長得不那么討喜甚至偶爾很猙獰的蝴蝶。

封號3次后,他又注冊了新號,后綴加了個“9”。

我問他為何不是“4”?

他說:4多不吉利。

多么勇敢的一個俗人啊。

 

 

去年10月底,我去參加“寵道論壇”在杭州的會議。

老單是應屆秘書長,他居然變得溫和貼心細膩了。

迎來送往,安排行程,友情提示,樣樣做得很得體。

當他拿著話筒上臺主持會議時,我本能地興奮加緊張:他要懟誰?他會揶揄什么?他要向哪里開炮?

結果令我很“失望”,但我不僅無法吐槽他,內心還有一點小感動。

和后來我想買兇“殺”掉他一樣,都是最最真實的心情。

 

在他安排好晚餐事宜,挨桌打招呼之后,我適時地向他表達了很驚訝的感動。

第一次見他笑得那么沒有殺傷力,甚至還有些溫暖:大家滿意就好,我的任務就是做好服務。

酒過一半,老單就“膨脹”了。

他說希望自己可以成為終身制秘書長,然后就挨桌煽動拉票。

好像只有我一人由衷地舉起手:我贊成!

然后就沒有然后了。

 

這種半真半假的“終身秘書長”果真只有我一人當真了。

據說他被拱上秘書長位置,也是因為有人被他噴急了,拉著票非要讓他當一次,體驗一下被噴的感覺。

所以,大家都在調侃玩笑擠兌他,好像是趁著武器附體休沐期,有仇報仇,有怨報怨。

老單始終沒有突突任何人,他不是遲鈍了,是懶。

 

有些時候,我們“懶”得鋒芒畢露,是一種涵養。

老單寫過:市場的競爭,比拼的是理念、前行的方向,選擇很關鍵。在得失之間的表象中,外人無法體會初衷。要知道在適當的時候,做恰如其分的事情。不為誘惑,不貪大求全,知道愿景的期許,滿足得到的珍貴,守住內心的一點真,才是做人做事的根本。

 

真實,不全都是一種形態的,

一半是火焰時,真實很燙;

一半是海水時,真實很澀。

 

By

采寫/泓默

海報設計/TS

人物圖片來源/秀迷傳媒圖片庫

專業觀眾服務號

 

公眾訂閱號

 

亞寵頭條

 

APVC亞洲寵物行業醫療大會

 

无码中文字幕久久免费_久久婷色综合网站_国产一级毛片高清视频_亚洲Av无卡无码高潮影视

<b id="bjzvm"><s id="bjzvm"></s></b>

<u id="bjzvm"><ruby id="bjzvm"></ruby></u>
<u id="bjzvm"><ruby id="bjzvm"></ruby></u>

<u id="bjzvm"></u>

<b id="bjzvm"></b>